#約炮文欣賞 ~ 和愛喝台北外送茶的大叔有約

宅配爽台北外送茶小編表示:
這妹妹真的要壞掉惹~
但如果你要壞掉之前,請先來找我們宅配爽台北茶莊
我們將會提供最好的台北外約台北魚訊等著您!

回來更文了 手機壞掉真的好煎熬啊
分享一下昨天和大叔的小小約會
文章全部都得重新打覺得心酸😭😭😭😭

手機意外摔壞了,我除了傻眼看著他的螢幕漸漸被黑色佔據,活像有什麼東西在上面一頭撞死了。
打開電腦先跟爸爸報備,另一個賴視窗就傳給大叔哭臉。
「手機壞掉了⋯」
大叔問我要不要先用蘋果的手機。
一開始沒聽懂,我回答爸爸是國產愛用戶肯定不會給我買吧。結果大叔是要借我舊手機先替用。
當下那個傻眼⋯大叔平常已經拿兩隻手機了還有多的空機能出借啊。但畢竟有前科還是很猶豫,人家的手機要是摔了多對不起他?
(而且讓大叔幫我這麼多不會不妥當嗎⋯)
大叔說不會啦!
手機也用黑屏支持大叔的提案。
就和大叔約了一天晚上見面,最近正是焦頭爛額的關鍵時期,所以大叔就過來找我。之間因為斷網的關係讓他等好久(手機壞掉後就用筆電聯絡)
借我的是一隻6s,一邊教我回去要怎麼裝卸電話卡我們閒聊,聊到我換了筆電,剛好帶著就給大叔看了。
大叔看著赤裸裸的筆電

:怎麼沒有防護措施?真的很隨性欸
我:不背背包時有筆電袋啦
大叔:是那種包在上面的
我:上個月沒錢嘛⋯不敢亂買東西
大叔:我下次看到再幫你買⋯怎麼不跟我說?
我愣了愣,反問幹嘛跟他說?雖然每次領錢看到餘額都心驚肉跳,找大叔金援還真沒想過⋯
大叔也是一怔,訥訥的說:我對你沒那麼差吧⋯
(是指炮友的待遇嗎==都不知道該回什麼了
雖然總問心無愧的騙吃騙喝,但跟老爸以外的男人拿現金我很抵觸。
可能是我的破瓜人在我離開前嘗試塞五千塊給我的緣故。
當下也只能訕笑著說自己還餓不死沒到要求救的程度。
「感覺快睡著了。」我靠在他身上,大叔揶揄。「才沒有⋯」嘟囔著抱住大叔的腰,臉貼在他脖子,熱熱的很舒服。
「你要是睡著了我抬不動啦。」
「搖醒我就好啦。」懶洋洋的回答。
「你明天有早八,快回去睡覺吧。」
又坐了會,大叔把充電線捲好給我。
「嗯。」不情願的回應,靠著他太舒適了。
大叔就牽著我去捷運站,卻往另一邊拐到無人的河岸。知道他要做什麼我就沒阻止,果然不出多遠大叔就攬住我的腰吻過來,手掌探入我牛仔褲裡的臀肉,舌頭則在嘴巴裡攪弄,大叔的氣息灌進來,好像連呼吸都被佔有,有幾秒我甚至覺得腿軟。
「受不了囉?喘這麼大聲。」
「才沒有⋯」弱弱的回應。
「那怎麼喘這麼大聲呢?」
「沒時間洗衣服嘛⋯」
「洗衣服⋯?」大叔愣了下,「我沒問那個啊,你到底聽成什麼⋯」
「呃,沒有,什麼都沒有。」
「不行,我好想知道。」
「不重要啦!」
「不行,快說!」

「不要。」
「不行!」
「不要啦~」
「可惡,手機還我。」
「啊!不行!」
「你怎麼這麼任性啦!」
「我哪有!」
後來回學校的公車來了,大叔顧不得逼問趕緊讓我上末班車,留下這個未解的謎。
在車上跟大叔揮手,難抑制想笑的心情。

我怎麼可能告訴他
我是聽成:怎麼沒有穿內褲呢?

最近實在太忙太累,延誤了洗衣服,忙碌的最後一天少了件內褲穿只好真空牛仔褲了⋯

手都伸進褲子裏了還以為他會發現呢⋯

西斯點略乏用圖補可好?